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佛度书评
佛度读书网 · 佛度书评

童话童趣,喜剧英雄——读《西游记漫话》有感

2019-05-29 11:44:13  来源: 浏览数:

  文/安俊

  《西游记漫话》乃长于作诗治史的静希先生晚年力作,在燕南园62号以童心与诗心淬炼而成,北京出版社将之纳入“大家小书”系列颇有眼光,近期商务印书馆增补“‘赤壁之战’分析”等篇幅,收入“碎金文丛”第4辑重刊。

  林庚批判张天翼“没有中国历史上多次农民起义,就不会有大闹天宫”的庸俗阶级论,指出孙悟空是明代市民阶级的英雄,猪八戒是农民阶级的代表,唐僧是士大夫阶级的典型(“尚虚”的士大夫,暗合明代心学批判的“名教”),以《喻世明言》中的“宋四公大闹禁魂张”,《二刻拍案惊奇》中“神偷寄兴一枝梅”,《三侠五义》中“白玉堂闹东京”的段落来印鉴孙悟空乃市井文学中的好汉奇人,且不说其好几次把捉妖乖的事说成“买卖”、菩提祖师给众弟子教习的仅是炼丹算卦等江湖谋生手段。

  但林先生在书中指出:“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,往往并不仅仅在于他做了什么,而在于他意识到自己所承担的使命,并且全身心地投入他所从事的事业。”这就赋予孙悟空“西行护僧求法”的神圣使命,将市井奇人提升为喜剧英雄。孙悟空将生死关头视如游戏,在狮驼洞跑进老妖肚子里,打秋千竖蜻蜓,实乃一顽童;与二郎神的激烈追逐如同充满恶作剧的捉迷藏。吴承恩对小妖们的儿童化描写“撞上厅来通报消息的小妖,先‘把个令字旗磨一磨’;巡山小妖‘敲着梆,摇着铃’,口中念念有词,实则有口无心”,同样充满了儿童活泼的想象与幻想。

  在林先生看来,《西游记》就是一部在当时市民经济充分活跃的物质条件背景下,结合了士大夫中主流的“童心说”,以动物童话为框架,以江湖经历为血肉所创造的一部文学作品,而其中的孙悟空更是这些元素有机结合之后充分的表现。“在真正进入社会之前,童年的世界又是自由的、未定型的,显示着无限发展的潜力与可能性,这里正有着无尽的快乐。所以真正的童话从来都与悲观主义无缘。而孙悟空的乐观精神,在很大程度上就正式得益于童话的。”为孙悟空取名的菩提老祖更是这样说道:“子者,儿男也;系者,婴细也。正合婴儿之本论。教你姓‘孙’吧。”

  《西游记》英译者余国藩在《〈红楼梦〉、〈西游记〉与其他》一书中通过道教经典《道藏》与《西游记》若干相似之处、“悟空”这一名称的内涵其实是与“空性”、“幻”等观念相联系等证据,证明《西游记》其实是佛、道思想结合的产物。然而,尽管《西游记》里多引用五行之说、佛教经典、道教说法、儒家言论,林先生则认为取经路上的孙悟空性格基本上没有变化,身上没有佛性,快意恩仇杀生破戒、不打坐参禅悟道,说观音活该一世无夫,指出阿傩迦叶的受贿行为,而如来佛祖竟一味狡辩。佛教有云: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”,西天乃空之境界,要兼有诸色,修心的终点不是遁入空门,而是看破色空。孙悟空这个未经世事的石猴是“空”的集合,遍历诸“色”,历经千辛万苦,居然是为了“悟空”,却不知灵山只在此心中,无需“斗战胜佛”这一称号矣!

  (安俊,佛度读书会资讯部副部长)

Copyright © 2014 www.fodusc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佛度读书网 版权所有

QQ群:96288131 邮箱:foduscdushuhui@163.com 技术支持:

网站地图